智能化战场有何前瞻性设计?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智能化战场有何前瞻性设计?
首页> 科技频道> 军事科技前沿> 深度 > 正文

智能化战场有何前瞻性设计?

来源: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2021-10-22 14:05

  随着数据链、量子通信、人工智能等颠覆性技术的深入发展,其在军事领域的应用愈发广泛,由此引发一系列新军事变革,必将极大地改变现有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面对未来智能化战争新特点、新趋势,我们更需充分理解和把握其制胜机理,大胆预测并进行前瞻性谋划,力争在设计战争中求得主动,走出自己的胜战之路。

  作战目的由兵力杀伤向稳域控势延伸

  战争是一种错综复杂的矛盾体,其发展不仅仅取决于武器装备、编制体制等一系列变化,更有赖于作战思想的更新。在人类战争发展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作战目的都围绕着“杀伤敌人、保存自己”进行,而未来的智能化作战,消灭敌人的多寡早已不是判定战争胜负的唯一指标,更多时候取得多域空间的控制权将决定战争的最终走向,基于体系优势的稳域控势将成为关键,并且愈发重要。

  (一)联动控域

  未来智能化作战,从地理疆域角度来看,涵盖境内和境外作战;从空间领域角度来看,涵盖陆、海、空、天、电磁等多种空间;从领域性质角度来看,除传统领域外,还包含太空、网络等新兴领域。要想取得多域空间的战场主动权,首先应具备强大的远程机动能力。1990年的海湾战争中,美军通过“左勾拳”行动,依靠重装甲部队避开伊军构设的坚固防御工事,4天机动274公里,在伊军作出反应前就插入后方,重创伊军。智能化化条件下作战空间进一步拓展,唯有通过强大的远程机动能力,在动中创造战机,抓住战机,才能最终取得胜利。其次要拥有快速夺控能力。依靠现代化部队快速的机动能力、强大的火力突击能力在广大地域中广泛实施强行突袭、侧翼迂回、立体机降等战术手段,在关键时间、关键地域、关键节点做文章,实施快速夺控,打破敌方部署,从而破坏敌方体系合力,为己方胜利奠定基础。最后还要具备快速反应的能力。智能化战争中,作战行动往往节奏快、持续时间短,战争态势更是千变万化,瞬息万变,未来作战部队不仅要能“依计行事”,更应做好“临机应变”的准备,通过训练、演习进行检验和提高,确保突发情况中能够在最短时间内作出正确决策,扭转不利局面。

  智能化战场有何前瞻性设计?

  (二)制敌体系

  未来智能化战争早已不是传统的“列阵在前、全员出击”,往往作战行动还未开始,战争就已悄然爆发。要想达到稳域控势的最终目的,一应注重战前舆论优势构建。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在战前就运用心理战取得了绝对的舆论优势。通过掌握的媒体通过多种手段对“萨达姆”政权进行大肆抹黑宣传,极力丑化甚至妖魔化对手,并不惜伪造伊拉克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从而获得国际社会以及敌国国内民众的支持和理解,瓦解伊拉克全国军民士气。同时对伊拉克重要的战略要点实施威吓性心战,对伊拉克军队的领导阶层实施招降,通过“斩首”“威慑”等行动摧垮伊军心理防线,并取得了一定效果。二要着力破坏敌方战斗准备。通过无人机侦察监视、火力远程打击、陆航机动打击或机降前出破袭等行动,控制或破坏敌机动、集结、构工、隐蔽、开进等准备工作,在全时空、全方位、多层次对敌实施战术狙击,阻断敌力量合成,破坏敌体系聚合。三要聚焦综合封锁多位遮断。通过广泛开展信息战、算法战阻塞其通讯节点,遮断敌控制协调链路,为我方数据优势构建创造条件。破坏敌机动道路,打乱其先期部署,迟滞敌方后续力量跟进,降低其战斗接续能力。灵活运用火力精打关键要点,阻断敌方战斗力生成脉络,先敌一步形成体系战斗力,进而在战场上夺得主动。

  (三)把握态势

  未来智能化战争的稳域控势还体现在对战争态势的把握上。一是要持续不断向敌方施压。随着智能化技术水平的不断提升,武器装备、编制体制的不断发展,现未来战争中作战支援的水平将大幅提高,这种支援不仅体现在兵力的快速输送,武器装备的迅捷补给,还体现在组织结构的快速重组,体系力量的再次生成上。如果不能塑造持续不断向敌施压的有利态势,敌方极有可能在波次打击的间隙实现力量的再次重塑,那么攻击的实际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二是要实施灵活的战术转换。伊拉克战争期间,面对联军绝对的制空优势,伊军主动出击发起了海夫吉战斗,试图将联军拖入地面战斗,以便在阵地战中取胜。尽管从实战结果看,伊军并未达到预期目的,但在作战指导上是积极的。未来智能化战争交锋领域更多且更为复杂,很难达到全领域全面领先的综合实力碾压,需充分利用灵活的战术转换寻求局部优势以带动战略主动。三是要精准控制贯穿战斗全程。未来智能化战争犹如武侠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只在一瞬之间。瞬间的争锋所产生的局部失利,就有可能被对手抓住机会带动全局落入被动,进而导致满盘皆输。因此在作战过程中,每一环节都要力求精准控制。在战场以外的领域下功夫,控制作战对手力量投入类型和规模;在作战过程中精准施策,控制战斗行动节奏;在作战情报方面力求精准,控制战斗持续和调整时间;在组织作战力量展开上力求缜密,控制战斗直接和关联空间,进而控制战斗影响范围。精准运用每一分力量,力求把握战场态势,扬长避短,形成整体作战优势。

  作战形态由线式作战向全域机动拓展

  早在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就抛弃了一攻城掠地为主、与敌人拼消耗的战法,采取非线式的空地一体作战,避强击弱、以迂为直,从侧翼实施大纵深的立体包围和机动进攻,而这种作战形态在未来智能化条件下将被更为广泛地运用。

  (一)大范围机动攻防

  未来战斗不仅在空间上向全域拓展,战斗部署亦呈现小型、多能、疏散的特点,战斗样式转换愈加频繁,在攻防结合中以动态为主,立足于机动中寻求主动。一要在动中寻找战机。不论技术条件怎么发展,武器装备如何更新,一支部队都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无懈可击。在智能化条件下的未来战场,侦查手段将得到进一步发展,战场上的迷雾将被进一步驱散,甚至趋于透明,两支部队的交锋就在于谁能更早的把握对方的弱点进而一击毙敌。而对方的短板弱项往往会被其通过种种手段进行隐藏,这就需要在大范围机动中争取主动,寻找战机。二要在动中抓住战机。中国的古代兵书有这样的记载:“兵散则势弱、聚则势强,兵家之常情也。”可见在战场上交战双方的胜负往往遵循聚优散劣的规律,随着时代的发展,所谓的聚优散劣早已不仅仅指兵力的多寡,而更多的是指作战力量的强弱,达成局部力量的整体优势方能夺得胜利。在大范围机动中实现作战力量的优化配比,在关键时间、关键地点通过机动形成聚优态势以求取得关键胜利。三要在动中创造战机。孙子曰:“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一流的指挥官不应当被动地等待战机的产生,而应当充分利用自身优势条件,用利益诱惑对手犯错,用谋略诱导对手犯错,用形势逼迫对手犯错。未来作战务必要跳出思想思想藩篱,树立大局观意识,不以杀伤兵力为目的,不计较一时一地的得失,从传统的等待战机转变为在大范围机动攻防中创造战机。

  智能化战场有何前瞻性设计?

  (二)远距离超视打击

  随着时代的发展,作战火力杀伤力进一步提升的同时,更趋于远距离超视距发展。一是精确制导占据主导。海湾战争中,美军投入了占弹药总量8%的精确制导武器,却完成了摧毁伊拉克重要目标的80%以上。而到了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使用的制导武器就已经达到90%以上,取得了辉煌的战果。精确打击能力的强弱已经成为衡量一支合成部队战斗力大小的主要指标,未来智能化战争各种精确制导武器也将进一步朝着远射程、智能化、多功能方向发展,并起着愈发重要的作用。二是算法战贯穿全程。智能化时代的到来给军事领域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体现在指挥控制、信息处理和传递等方面,信息技术本身也作为一种重要的对敌武器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未来战争中数据制权将愈发重要,算法战将成为一种重要的战斗样式,贯穿于战争始终。三是舆论战愈发重要。《孟子》有云:“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然而现代社会,判定一场战争双方是否“得道”往往决定于双方的舆论攻势。舆论战展开于战斗之前,贯穿于战斗始终,继续于战斗之后,其激烈程度一点也不亚于战场上的真枪实弹。要想在智能化战争中取得主动,就必须在战前注重舆论引导,塑造利于己方的有利态势,瓦解对手的抵抗意志。

  (三)精确化组织协同

  智能化化条件下非线性、非程式化战场结构打破了以往攻防之间相对独立的稳定状态,更多时候显现出攻防交织、频繁转换的无序状态,战场复杂度进一步提高,对作战过程中的组织协同有了更高要求。一是要对作战过程有序控制。随着智能化技术水平进一步发展,未来战争将朝着无人化、自主化进一步发展。涉及到的领域、兵种、武器装备类型将会进一步增多,如果不能对其过程进行精准谋划、高效组织,极有可能出现自身战力折损。整个海湾战争中,美国向中东地区运送了约4万个集装箱,但由于标识不清,其中有2万多个不得不重新打开、登记和封装,直至战争结束,这项工作还未完成。二是要对作战力量精确组织。未来战争的发展随着精确制导武器、一体化作战平台、新式电子技术器材等高技术水平武器装备的大量使用愈加复杂精密,在带来巨大的战力提升的同时,也给多种作战力量的组织协同带来了巨大挑战。美军作为当今世界一流军队也无法完全避免误伤的存在,据统计,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美军的误伤率在15%到20%之间,“沙漠风暴”作战中误伤率高达20%,随后美军开始重视并采取多种措施来规避误伤风险,但在之后的伊拉克战争中依然达到10%以上。三是要对火力毁伤精准评估。可以预见,在未来的智能化战争中,火力毁伤也必然是作战过程中的要点、难点,将直接影响到战斗的进程和结局。未来智能化作战过程中要进一步突出精确化数据分析的重要作用,实现对火力毁伤的精准评估,使指挥决策由经验型向科学型转变,火力运用由定性分析向定量分析转变。

  作战方法由杀伤消耗向体系破击转变

  未来智能化战争中,随着高科技武器的大量使用,交战双方的机动能力、远程打击能力、侦查能力、指挥控制能力等都将有极大的提高。作战空间进一步拓展,战场结构愈加复杂。一场战斗中战斗样式频繁转换,攻防一体紧密结合。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精密的体系对抗往往会因为中间环节的缺失导致整体功能的瘫痪,这也给我们未来作战方法指明了方向。

  (一)注重发扬非对称作战思想

  早在1947年,毛主席首次完整提出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原则,这本身就可以认为是一种非对称作战思想的体现,就是要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并压制敌方优势,其核心便在于扬长避短、争取主动。未来智能化战争中非对称作战的效能更加突出,也给交战双方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一是注重找准敌方薄弱环节。未来智能化战争中针对体系破击,要综合运用火力突击、精确制导、侧翼突击、立体机降等多种手段对敌薄弱环节进行“瘫体”攻击、“点穴”攻击,以最小的杀伤程度带来最大的杀伤收益。二是注重新质武器力量生成。不久前结束的亚阿冲突中,阿塞拜疆利用无人机技术优势,抓住亚美尼亚防控体系薄弱这一弱点广泛开展空中打击,损毁亚方大量地面武装力量,仅用一个多月时间就迫使亚方割让纳卡地区主权并赔款500亿美元。可见未来战争中新式武器的合理使用将产生巨大的作战效能,甚至直接左右战争的结果。三是注重局部力量优势构建。不论是美军的“空地一体战”还是前苏军提出的“大纵深立体作战”,其着眼的核心便是在敌薄弱环节利用先进的武器装备、高效的组织协同营造局部的力量优势,从而达到全面瓦解敌作战体系的目的。这里的“局部”往往隐藏在全域范围的各个角落,使得未来的战争具有更加明显的全时空、全过程、全领域、全力量、全样式的作战特性,战法运用的综合性、广泛性也有了极大提高。

  (二)注重数据优势构造

  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5G等技术的飞速发展,世界已经进入智能化时代。智能化技术本身也已成为提高部队战斗力的助推器,在更多军事领域得以深入发展和运用。一是战场透明,先敌一步。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一基本规律贯穿于战争出现和发展的始终,直到今天亦在战场上发挥着重要作用。当今世界新军事变革方兴未艾,在新技术手段条件下,战场迷雾被进一步驱散,对拥有数据优势的一方来说,往往意味着战场环境趋于透明,情报获取愈加全面,在情报优势的支撑下,不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将拥有更多战争主动权。二是构筑优势,创造战机。数据优势还体现在利用算法战构筑时空优势,在战术开展上掌控先机。海湾战争中,“沙漠风暴”行动前,美国利用计算机病毒成功侵入伊拉克军事指挥中心的主计算机,造成伊军指挥系统工作不畅,为己方飞机突袭创造有利条件。这是计算机病毒作为信息武器第一次用于实战,此后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中的运用迅速向着深度和广度拓展,对战斗行动的影响和制约愈加巨大。三是强化整体,剔除短板。木桶效应中,木桶中最短的那块板子,决定了桶的容量大小。这个理论在军事斗争中同样适用。未来智能化战争必将是体系与体系间的对抗,任何一个短板弱项都有可能成为对手突破的缺口,进而呈现“决堤”效应。信息层面的交锋更是如此,我们不仅要大力发展多种样式的信息攻击手段,更要注重自身信息防御,强化整体作战效能,实现体系对抗整体决胜。

  (三)注重协同形成合力

  若要打赢智能化条件下的未来战争,关键还是要提高自身作战力量聚合程度,在体系对抗中实现整体作战优势。一是要实现高程度体系融合。高效的协同是未来优秀军队的基本指标。这体现在协同主体由“内”向“外”拓展,协同空间由“平面”向“立体”延伸,协同重心由“行动”向“效果”兼顾。二是要实现高质量动中通联。在指挥体系网信一体深入融合背景下,要着力实现指挥范围、指令传达速度、通联对象数量等方面的巨大飞跃。更要满足作战单元在极端条件下多种现实需要,切实在作战力量中构建一条稳定快速的联通通道,实现指挥控制协同效率的新飞跃。三是要实现力量构成小配属大支援。随着作战部署趋向小型、多能,新型军队要具备更加强大的作战能力和遂行多样化任务的能力,在未来战争中,只需要小配属甚至不配属,完全依靠其自身力量进行模块化编组即可。而在更高层次的军种联合方面,应朝着支援协同更加紧密,支援通道更加顺畅,支援时间进一步压缩,支援效果更加高效的方向发展。

联合出品:科普中国 光明军事

作  者:甘 林

[ 责编:张梦凡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