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员应具备哪种思维?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指挥员应具备哪种思维?
首页> 科技频道> 军事科技前沿> 深度 > 正文

指挥员应具备哪种思维?

来源: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2021-10-20 14:05

  黑格尔认为:“思维是存在的本质,一个事物的存在只有符合思维才具有实在性。”可以说,思维无处不在,哪里有认识事物的需要,哪里就有思维,思维的高度往往决定了我们认识事物的深度。作为直面战场的指挥员,应具备多种思维方式,而其中不可或缺、实在管用的一种,就是批判性思维。

  何为批判性思维?

  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是人类的一种高级思维方式,最早可追溯到苏格拉底问答式质疑。进入现代后,美国哲学家杜威提出了反省性思维(Reflection Thinking),奠定了批判性思维的研究基础。从词源上看,“批判的(Critical)”一词源于希腊文kriticos和kriterion,前者指的是提问、理解某物的意义和有能力分析,即辨明或判断的能力;后者指的是标准,因此,我们可以将“批判的(Critical)”理解为基于标准的有辨识能力的判断。关于批判性思维,学术界尚没有统一的定义,但普遍认为批判性思维是通过一定的标准评价思维、进而改善思维的认识活动,是合理性、反思性的思维,既是思维技能,也是思维态度。思维技能,是指使用者可将批判性思维作为一种思维工具、思维方法,体现了使用者认识事物的能力;思维态度,是指使用者具备的理性、客观、真诚等思维倾向,体现了使用者较高的思维品质。

  (一)反思理性求真是批判性思维的核心要义

  马克思主张:“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并强调:“哲学的智慧是反思的智慧、批判的智慧、变革的智慧”。批判性思维,顾名思义重在“批判”,也正是“批判”使得这种思维方式拥有了强大的精神力量。面对未知事物或者事物的未知面,在基于基本认识的基础上,批判性思维的使用者能够在“对还是不对”“有道理还是没有道理”等之间反复质疑,通过批判而全面、准确、客观地掌握事物,从而更加深刻地探索和接近真理。当然,批判是为了求真,追求事物的“真”是批判性思维的根本目的,也是批判性思维的价值所在。正如《学会提问》一书的作者尼尔·布朗、斯图尔特·基利告诫读者:“批判性思维的最终结果是要求一个人虚怀若谷地接纳各种观点,理性评判这些观点,然后在理性判断的基础上,决定接纳哪些思想或采取哪些行动。”

  指挥员应具备哪种思维?

  (二)独立多角度思考是批判性思维的主要方法

  事实上,在生活、工作以及学习中,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思考。但囿于学识、专业、阅历等限制,个体的思考总是具有局限性,也就直接导致对事物的认识存在偏差。更甚的是,个体在认识事物时还会受到自身情感的影响,从而对事物产生了偏见,影响了客观、真实地认识事物。而批判性思维正是要求使用者站在好与恶的不同位置,对事物展开不同角度、不同侧面的独立认识,从内心质疑自己的观点,在否定自我认识中实现对事物认识的不断提升。同时,批判性思维要求使用者坚持独立思考,也就是在思考时始终坚持自己的标准,从而摈弃外因或外界影响,确保站在不同角度时看待事物的公正公平。

  (三)开放积极包容是批判性思维的基本态度

  康德认为:“一个人必须具有平静的心灵才能实现真正的认识。”仅从“批判”字面理解,许多人习惯性地认为这是一种激烈的思维方式,气氛咄咄逼人,甚至有人将批判与批评、否定乃至吵架划了等号。当然,这是认识批判性思维的一大误区。恰恰相反,批判性思维的“批判”不是抬杠、找茬、诡辩,而是诚恳地接受各类观点,审慎地判断,并通过使用者的评估、比较、分析、探索等,形成更加深刻的思维成果。仅仅持有、坚持与他人或主流不同的观点并不是批判性思维。事实上,批判性思维对于使用者是有一定条件要求的,包括使用者应对于事物有基本认识、一定逻辑推理能力、基本的智力等等,而最重要的,是要求使用者具备较高的思维境界,许多哲学家甚至称之为“思维美德”,而开放积极包容正是这种“思维美德”的集中体现。

  为什么要具备批判性思维?

  从古至今,战争总是以一种神秘且恐怖的姿态呈现在我们面前,研究战争的理论工作者们无不在对战争充满敬畏,却又抵不住诱惑地投入战争理论研究中。战争是什么?如何制胜?战争中的人们无法给定标准答案,最后只能归因于“战争迷雾”一以概之。面对战场,指挥员当然不能被“战争迷雾”蒙蔽,必须提升自身的思维质量,用高敌一筹的思维品质来确保实施正确指挥,而强调反思、质疑、求真的批判性思维,自然成为指挥员的最优选择。

  指挥员应具备哪种思维?

  (一)分析判断情况的需要

  分析判断情况,是指挥员受领作战任务后随即展开并贯穿作战全过程的一类思维活动,在作战中既是指挥员展开各类作战指挥活动的思维起点,也是其他作战指挥活动的首要支撑。“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离开正确的分析判断情况,作战胜负将彻底脱离指挥员掌握,结果只能由运气掌握。在战场上,指挥员通过各种情报渠道,不断获取战场敌情、我情、友邻等战场情况,这些情报是真是假、是实是虚,需要指挥员快速、全面地进行分析判断。面对支离破碎的战场情报,为了提高分析判断情况的准确性,指挥员除了借助依靠参谋人员、借助各类信息系统充分论证外,还需要通过自身思考判断,对各类情报进行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的综合运用,从而掌握更贴近真实的战场情况。

  (二)定下作战决心的需要

  定下作战决心,是指挥员对作战目的、作战行动等做出决定的思维活动,也是指挥员谋略智慧、知识经验、责任担当的综合体现。对于作战来说,定下作战决心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就是指挥员定下作战决心与取得作战胜利的生动体现。在信息化、乃至未来的智能化战场上,作战要素错综复杂、作战节奏大大加快,只有通盘考虑制约作战胜负的诸多因素,遵循作战指挥规律,厘清定下作战决心的逻辑思路,才能定下符合战争实际的正确决心并实现作战胜利。

  (三)处置战场情况的需要

  处置战场情况,是指挥员在交战过程中,面对复杂的战场情况,迅速做出战场反应的一种指挥活动,也是对指挥员快速反应能力的巨大考验。我们知道,交战是两股活的力量在战场上的厮杀,筹划得再好、没有敌我实兵的激烈碰撞都不能称之为交战,也就不能全面展现指挥员的指挥素质。交战后,战场充满“战场迷雾”,不确定性急剧增加,指挥员往往没有过多时间进行思考,在追求指挥时效性的同时将不可避免地忽略指挥准确性,指挥失误将大大增大,经历伊拉克战争的一些美军指挥员曾经感慨:“确实没有时间消化信息,以至于所作出的反应相当部分只是出于本能”。思维的基础性目标就是预测形势,越是紧张的时刻越是考验指挥员的思维品质,思维品质越好的指挥员自然能够更迅速地把握住战场关键情况,进而做出更适合战场需要的作战反应。

  怎么培养批判性思维?

  普通的思维方式自然无法适应这一要求,指挥员必须刀刃向己,对自己来一场思维革命,接受并培养批判性思维,才能在激烈的作战中始终保持头脑清醒、思考准确,为作战胜利增加制胜砝码。

  (一)批判性思维从日常学习中获得

  学习是一个人自我提高的首要途径,也是必要途径。没有人可以不用学习,就能够掌握一个事物。我们对事物展开批判性认识之前,必须对一个事物要有充分的了解,就如同我们不可能跟一个从未了解过作战的小孩子谈如何指挥打仗。

  面对知识爆炸的现代社会,指挥员应该学什么?一是哲学。哲学是研究普遍问题、基础问题的学科,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就具有广泛而深刻的批判性,是指挥员提升思维层次、改善思维品质的重要学习内容。指挥员应突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逻辑、推理、综合等思维方法的学习运用,改造自己的思维习惯,在自己认识自己中自己修正自己、自己实现自己,促进自我认识的不断升华,为形成批判性思维奠定基础。二是心理学。作战是敌我双方活的对抗,掌握敌方的用兵技巧能使我方在作战指挥中占据主动、取得胜算。敌方指挥员的心理特点和变化规律,是探寻敌方用兵技巧的关键。在作战指挥中,指挥员应站在敌方指挥员的角度,用敌方指挥员的视角看待作战进程,按照敌方指挥员的心理变化规律思考如何用兵,从而有针对性地采取对抗措施。三是前沿科技。当前,世界军事革命加速,无人化、智能化装备逐步走入战场,颠覆性技术也可能应用于作战并可能决定胜负,这些未知事物容易形成指挥员的认知盲区。面对挑战,指挥员应无所畏惧地迎接上去,主动站上时代前沿,用批判性思维深入认识技术影响战术的客观现实,从前沿科技的机理入手,从作战指挥的规律入手,从奇正结合的矛盾入手,批判地看待战场上的先进事物,寻求战场上的制胜点。

  (二)批判性思维从演训活动中培养

  思维的培养不是虚无缥缈、触不可及的空洞守望,不能靠坐井观天、默默祈祷的“和尚念经”,只有置身于火热的军事活动之中,才能使思维拥有活力、具有生命。部队轰轰烈烈的演训活动,是指挥员培养批判性思维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沃土。一是进入角色演。指挥员在部队的各类演训活动中,可能担负不同种类的任务,也就可能担任各式各样的角色,比如:各方向部队指挥员、各任务部队指挥员等,这些角色是指挥员模拟实战环境实施指挥的最好时机,指挥员应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在不同角色上采取批判性思维思考问题,形成“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思维结构,逐渐养成用批判性思维审视战场的习惯。二是盯住弱项训。弱项是一个人思维中的薄弱环节,而对于指挥员来说,思维的弱项则直接影响指挥员批判性看待某一问题的角度或者事物的一个方面,可能就是关乎战争全局的“最短木板”。因此,指挥员要及时补齐在部队演训活动中暴露的思维弱项,强化在激烈对抗、压力巨大的环境下的思维品质锤炼,使自己的思维更加全面、客观。三是围绕能力干。实践出真知。批判性思维强调使用者应在具备一定认识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运用。能力越大,对作战中的各类问题把握得也就越多,自然也就对作战问题理解、认识得越深刻,思维也就越科学。

  (三)批判性思维从工作生活中获得

  事实上,思维本身就是一个人知识、阅历、见解等在个体身上经过长期交互,所形成的具有个人特色的思考习惯,与其说它是一个人思考问题的方式,不如说它是一个人为人处世的哲学。这种哲学体现在我们工作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也被工作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而影响。一方面,要在工作生活中形成批判思考习惯。美国哲学家理查德·保罗认为,批判性思维的形成经历四个阶段,即:无思维反思意识者、有思维反思意识者、起点中的思维提升者和行进中的思维提升者。推动思维由低阶向高阶发展的,不是别的,正是使用者个体的内在动力。这种动力来源于工作实践,作用于工作实践。指挥员要从低阶的思维开始,在工作实践中坚持思维反思,不断推动自身从无思维反思意识者到有思维反思意识者,并最终成长为高阶的思维者,进而推动工作走向更高层次。另一方面,要批判地听取工作生活中的意见建议。我们知道,使用批判性思维需要开放积极宽容的思维态度,也就是要温和地与周围的人相处,善于吸取他人的观点。这些观点是对批判性思维使用者的思维补充,帮助使用者重构思维,形成新的认知。有的人认为:指挥员对于作战的结果负全部责任,在作战过程中需要显示自身果断的一面,他人的意见往往是作战指挥的干扰因素。事实上,批判性思维正是用分析性和建设性的论理方式对疑问和挑战进行解释并做出判断,从而确定是否接受、而不是无条件地接受意见建议。因此,指挥员应善于在作战中批判地看待他人的意见建议,全面地认识战况,从而实施果断而正确的指挥。

  联合出品:科普中国 光明军事

  作  者:朱  旭

[ 责编:张梦凡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