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科协 光明网 主办

海底沉舰的钢铁贵比金银 究竟有何妙用?

2018-08-30 16:20 来源: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 

  出品:科普中国

  制作:旋钮工作室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在日本对美宣战,将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场后的第三天,由英国海军两艘主力舰为骨干组成的“Z舰队”就被旧日本海军陆基航空兵部队重创于新加坡西北部近海,其中构成主力的“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和“反击”号战列巡洋舰双双沉没。

  这次败绩打乱了整个英国的远东作战计划,也几乎让英国朝野为之地动山摇。不过,在同盟国最终取得了对日作战的胜利之后,这些战沉的军舰似乎就被遗忘了。

  但在近几个月,英国政府又重新被这些战沉的军舰弄得焦头烂额:据专业勘探队伍的调查报告显示,沉没在马来西亚近海海床上的“威尔士亲王”和“反击”的残骸都已经被外国盗捞者偷去一大半,勘探队差些就找不到它们的踪迹。

海底沉舰的钢铁贵比金银 究竟有何妙用?

图为Z舰队行将沉没前的最后一战。(来源:Bill Stanley)

  一般来说,其上带有随舰同沉士兵的军舰残骸,国际社会上一般都认定其属于海底公墓,只有舰船的所有国才能对其进行处置。无疑,盗捞这些军舰残骸,伤及战死士兵遗骨的不法分子已经不仅击穿了伦理道德,更触犯了法律底线。

  但众所周知的是,随着国内钢铁企业产能的削减,世界范围内对钢铁原料的需求都在放缓。即便是用于建造战舰的优质装甲钢,其价格也非常有限,有限到无法填补打捞成本的地步,指望不法分子为其铤而走险那是不可能的。

  但如果这些钢铁是在1945年人类第一颗原子弹“瘦子”在美国新墨西哥试验爆炸之前制造出来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意料之外的捣蛋鬼:放射性同位素

  一般来说,随着人类炼钢技术和手段的不断丰富,人类能制造出来的特种钢数量不断增长。但唯独有一种钢铁,人类在1945年,也就是核武器首次爆炸之后就再也不能完美复现制造。

  而究其原因,便是核武器的地表爆炸会将巨量的放射性同位素抛洒到对流层乃至平流层中,和所有人呼吸的空气混为一体。随后,炼制钢铁中的一道重要工序,便会在用氧气除去钢水中杂质的同时,将这些同位素混入钢材当中。

  事实上,在所有需要应用到空气制取或提纯的金属材料上,人类核试验带来的影响都是不可忽视的。

海底沉舰的钢铁贵比金银 究竟有何妙用?

图为法国核实验装置“老人星”起爆时的画面。(来源:miepvonsydow)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这些通常放射性极其微弱的金属材料对人类没有影响,但如果将它们用在对放射性非常敏感的仪器或场合上,它们带有的放射性就会成为不可控且不可知的干扰因素,打乱测量。

  举个和炼钢关系较近的例子来说,广泛用于测量各类高温、高压、强腐蚀、剧毒液体物料位置的“核辐射物位计”便是应用射线辐射原理进行测量的高精度仪表,其辐射源正是同样广泛污染现有钢铁的钴-60。

  而若在核辐射物位计、盖革计数器(测量核辐射强度)、辐射类医疗器材等场合上应用这些具备放射性的钢材,误读指数带来轻则造成“放疗致死”的医疗事故,重则导致反应堆堆芯熔毁,这些结果无疑将是灾难性的。

  时间给予其珍贵价值:低本底辐射钢

  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美国的核物理学家就发现新炼钢材会对核物理实验带来微弱的影响,这便是低本底辐射钢这一名词的诞生契机。

  很快,美国海军建造于二战间的大量舰船,乃至于坦克、弹药、铁轨等金属材料就成了美国各大国家实验室的抢手货:费米实验室接收了数艘巡洋舰拆解后的可用钢材;犹他大学的医学实验室直接在“印第安纳”号战列舰解体后要走了210吨废钢,用于建造放射性屏蔽墙;

  就连欧洲规模顶尖的强子对撞机,也应用了来自俄罗斯,产自二战时期的超过100万发黄铜炮弹壳。

海底沉舰的钢铁贵比金银 究竟有何妙用?

图为着陆月球的阿波罗11号登月舱,其上应用了一部分来自斯卡帕湾的低本底钢。(图源:NASA)

  除此之外,低本底辐射钢和类似金属也大量应用于现代航空航天传感器以及军用放射源领域,而福岛事件的发生进一步抬高了其价格:据信目前市场上未经加工的低本底辐射钢原料价格达到0.5元每克,考虑到战沉战舰上少说都有千吨以上的残骸可供打捞,说它们是海底金矿那是一点都不为过,也难怪不法分子会冒如此大的风险了。

  当然,低本底辐射钢的获取渠道并非全是“盗墓”,譬如说英国斯卡帕湾的德国战列舰残骸群,对于英国政府而言就是合法的打捞场:这些战舰全由德国水兵自行凿沉,其上并没有战死者的骨骸,打捞起来也就没有道德压力。

  可笑的是,当年私下凿沉它们的德国水兵们是想让英国失去这些战争赔偿品,但谁能想到,它们在百年之后居然就成了价值连城的海底宝藏?

[责任编辑:赵清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