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协 光明网 主办

中国空军无人机首席飞行员:铸剑戈壁心向蓝天

2017-05-23 23:25 来源: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 

  不忘初心,西出阳关试剑

  2011年2月,东北的春天还飘着雪。空军为推进新质战斗力建设,从部队选调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全面展开。

  身为空军“王牌师”飞行尖子,当时的李浩,安全飞行3000多小时,即将达到战斗机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限。

永葆普通一兵的本色。杨军摄影

  永葆普通一兵的本色。杨军摄影

  摆在他面前的路似乎很多:退休养老、转业安置、地方高薪聘请、改装无人机。

  李浩坚定的选择改装无人机——不仅还要飞,而且要远赴东南沿海从“零”开始飞!他并不清晰这个决定关乎怎样的未来,更无法预料会开启一个全新的梦想。

  飞行近30年,李浩从初教机飞到高教机,再到战斗机,该有的艰辛,他都经历了;从普通单位飞到王牌部队,该有的荣誉,他也有了。

  “李浩可选的路很多条,但他选择了一条最难走的路。”好不容易盼到李浩停飞、过踏实日子的妻子张素娟不理解。

  为了他那一句“我想继续飞,新组建无人机部队肯定需要人,多年积累的飞行经验正好派上用场”,张素娟不得不重新规划“退休生活”——江南水乡养老也挺好。这成了她支持李浩继续飞行事业的一丝慰藉,不曾想,此去经年,随着一次次变迁,这个“江南梦”一路辗转,变成了“戈壁滩”。

  变革的时代风起云涌,每一个明天都充满未知。2013年,李浩奉命前往无人机部队进行改装。2014年3月,他又随部队整建制转隶,扎根在天山脚下。

  2014年7月,为完善无人机新型作战力量体系建设、加快推进军队战略转型,李浩所在部队转隶西北某地。

  这已是几年里李浩第4次转隶调整,而且是驻地条件最差的一次。怕李浩想不通,一路与李浩相伴的部队副司令员李欣本想打电话做做李浩的工作,没想到,刚说明事情原委,电话的那头李浩毅然表态:让我去那儿就去哪儿,只要组织上需要我飞,我就一门心思飞下去!

  当李浩和战友们踏上这座四周空无一物、只长着一簇簇骆驼刺的机场。有的人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荒凉和无依无靠的孤寂,而李浩看到的却是内地机场无法比拟的净空条件和人烟稀少适合实战训练的自然环境。当别人盼着完成任务离开的时候,李浩却凭着当上无人机飞行员后逐渐获得的一种直觉,做好了长期留下的思想准备。

  那天,李浩和他的战友在国旗下列队,《义勇军进行曲》响起,他们齐刷刷地举起右手。

  “敬礼!”面向东方的老部队营盘。

  “礼毕!”站在大漠迎接新的晨曦。

  随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响起,在“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雄壮歌声中,他们迎着朝霞,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机场、走向战位!

  从沿海到边疆,原本只是部队正常的转隶,却因与改革强军大潮同步而愈加壮阔。

  回望来时路,李浩已距家数千公里,辗转行程超过10000公里,驻地设施越来越简陋,自然环境越来越恶劣。

  似乎每一次选择,都举重若轻;似乎每一次远征,都义无反顾。于李浩而言,在他心里这30多年只做过一次选择:

  18岁那一年,他选择做一名空军飞行员;

  48岁那一年,他依旧选择做一名空军飞行员。

  改革首先要走出自己头脑里的深水区,敢于自我革命,才能持续为强军事业发光发热!”

军事科技前沿

[责任编辑:金赫]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